博亿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18.9.29

古堡新童話

在美籍智利設計師Juan Pablo Molyneux的悉心保護與修複下,這座始建於12世紀卻幾近荒廢的城堡,變身為極具個人風格的當代住宅。在這裏,Molyneux與妻子,還有一群動物們過著簡直比童話還夢幻的生活!
編輯 | Li Jun
造型 | Chen Jin
作者 | Li Jun
攝影師 | 王為

Juan Pablo Molyneux

美籍智利室內設計師,在紐約與巴黎都設有辦公室。1946年生於智利,他曾在聖地亞哥天主教大學修讀建築學,後來轉往巴黎盧浮宮美術學院修讀曆史,並在巴黎美術學院獲得建築學位。他擅長修複城堡與別墅,以及建造新古典主義風格空間。他尤為重視工藝複興。他常年榮登包括2018年度在內的美國版AD雜誌建築與室內設計精英榜單“AD100”。著名作品包括為俄 羅斯政府設計的聖彼得堡條約館、為卡塔爾王室成員興建的多哈宮殿、在格魯吉亞興建的最後一個皇宮,被視為皇家禦用設計師。www.molyneuxstudio.com


“當我第一次來到這裏時,盡管一切破敗不堪,我還是能從中感受到自己喜歡的空間調性:正式卻不刻板,富有裝飾性卻不做作,同時還具有和諧與舒適感。”


在城堡一層連接主客廳與主餐廳的走廊裏,Molyneux展示了他收藏的古董雕塑和各式仿古雕塑複刻品,與雕花拱形天花板相映成趣。


對熱愛新古典的主人來說,遊走在各個時代、地域、風格之間從來不是一件難事。每個房間幾乎都有不同的主色調,也流露出各異的性格,但又彼此相容,營造出城堡獨一無二的風貌。



在一層玄關的客廳裏,黃色的扶手椅和沙發為空間提氣不少。地上放著兩隻狗雕塑,當Molyneux的愛犬與它們站在一起時,真真假假,頗為有趣。



在一層的主客廳裏,雕塑底座的台燈仿佛在提醒著人們這裏悠久的曆史。沙發上披著一塊皮草,相當舒適自在。





當我們走出戴高樂機場時,天才剛剛亮。習慣每天早上5點就起床的美籍智利設計師JuanPablo Molyneux已經在他位於巴黎馬黑區的家裏等待我們一起想用早餐。一年前,我們受邀參觀了這個不拘一格、如夢似幻的巴黎之家。如今再次來到這裏,一切看起來都那麽親切,並仍然令人為之著迷。不過,我們這次的目的地是巴黎東北方向一個名叫Pouy-sur-Vannes的村子,隸屬於勃艮第大區,據說當地人口不到200人。Molyneux在那裏購置了一座始建於12世紀的城堡,並將其修複成極富其個人風格的當代住宅。不用出差時,他和妻子Pilar都喜歡去那裏度周末。





“這可不是法式沙龍該有的樣子,但我希望能有一個讓自己感到自在的客廳。”





在二層,Molyneux運用威尼斯的Bevilaequa絲絨進行沙發軟包,風格顯著。一對銅質台燈是Molyneux自己的設計。


在一層的主餐廳,餐椅出自路易十六時期的法國設計師Georges Jacob。牆上與餐桌上都是現代藝術家Jean Cocteau繪製的裝飾餐盤和花瓶。


二層主臥運用了野性氣質的紋路壁紙。


用完早餐後,Molyneux的管家就帶著我們一起驅車前往城堡。兩小時的車程讓我們領略了一番巴黎郊外的開闊景致,直到一片巨大的綠色擋在了我們麵前。 “這後麵就是我們的目的地了!Molyneux先生特別設置了這些植物,從外麵一點兒都看不見裏麵有一座城堡哦!”管家告訴我們。打開一扇剛好容得下一台車的鐵門,我們緩緩駛向了這片綠植森林的深處。剛下過雨的狹窄泥路上依稀看得見動物的腳印,“這是附近的野豬,它們經常在半夜裏出沒,挺危險的。鬆鼠和小鹿也喜歡在這裏覓食。”


在一層客臥裏,紅白大理石紋路的床架相當搶眼,摸上去卻是柔軟的天鵝絨材質。


車子緩緩開了約莫十來分鍾,我們才穿過了這片守衛著城堡的森林。草地上,一棟被一條小河環繞的城堡愈漸清晰起來。相比我們所了解的雄偉的法式城堡,這裏其實可以用“樸素”和“迷你”來形容了——當然,它還是帶有14個壁爐的!裸露在外的紅褐色磚塊、正紅色的窗框、黑灰色的圓錐形頂、四角四個圓潤的塔樓……一切看起來都如此夢幻,仿佛就是童話故事裏王子與公主居住的城堡。我們忍不住驚呼,“好可愛!”


自己設計的家具與裝置、拍賣會上的“戰利品”、從各地淘來的古董...... 組合出一個極具個人風格的溫暖書房!


在二層書房,最令Molyneux得意的是一張大書桌,它是意大利佛羅倫薩聖洛倫佐大教堂中桌子的複刻品。最初是20世紀60年代由人稱“幻影建築師”的意大利傳奇建築師Renzo Mongiardino為一棟紐約聯排公寓的業主設計的。當公寓被出售時,Molyneux在拍賣會上買下了它。


我們下車向城堡走去,卻先在小河裏發現了兩隻緩緩遊著的黑天鵝。就在河邊的樹下,一群鴨子正在嬉戲打鬧,不遠處還有兩隻閑庭踱步的孔雀!這時,管家指著城堡右側告訴我們,那裏還有專業的泥地和草地網球場、泳池和健身房。雖然城堡本身不大,Molyneux仍為這裏配備了現代生活所需的各種設施。他每周都會請教練前來教導網球,也就難怪,年逾古稀的他仍然保持著矯健的身姿和旺盛的精力。


衛生間牆上貼著布滿藤蔓的牆紙。


據曆史記載,這座城堡是在1145年左右由一群基督教武士建造的。如今看起來頗為可愛的四座塔樓曾經肩負這座磚結構城堡的守衛功能。環繞四周的小河也是中世紀時就開辟的護城河。4年前,當Molyneux第一次來到這裏時,幾經易手的城堡被用作度假與會議中心。“那簡直是一場災難,可以用恐怖來形容!”Molyneaux這麽回憶當時的室內裝飾。不過,Molyneux還是在這裏感受到了自己喜歡的空間調性:正式卻不呆板,富有裝飾性卻不做作,同時還具有和諧與舒適感。這也是吸引他購置下此處的重要原因。





腳手架般錯綜複雜的木梁遍布整個閣樓空間,以大尺幅數碼噴繪帆布裝飾牆麵,令人仿佛走入了亦真亦幻的“盜夢空間”。


意大利藝術家GiovanniBattista Piranesi的著作LeCarcer(《監獄》) 啟發了Molyneux對閣樓改造的想法。在不動原本結構的同時,Molyneux將這些“監獄”作品通過大尺幅數碼印刷,放大25倍後,打印在帆布上,又鋪滿了整個空間,構成了視錯效果。


頂層閣樓裏木梁錯綜複雜,據說這些木梁最早在14世紀時就被架在此處了。


根據當地法規,城堡的外觀不能進行任何改動。但改造景觀和室內可沒讓Molyneux少花功夫。他集結了多年來陪伴自己的精英工匠團隊:泥瓦匠、木匠、鍍金工人、鐵匠、精通Scagliola石材鑲嵌仿製工藝的匠人……他們曾跟隨Molyneux打造了位於多哈、聖彼得堡等多地的重要項目。秉持著自己對古老工藝的熱愛,Molyneux還特別將城堡的馬廄改造成了工藝學院,“我不僅希望延續這些精湛的工藝,還希望能進一步發展它們。”他計劃通過比賽的形式招生,6位勝出者將獲得他的資助,並在這裏居住與學習數月。“教育一直是他的夢想。”妻子Pilar一邊陪伴著我們參觀一邊說道。


在城堡一層一側的圓柱塔樓裏,Molyneux請來畫家Frederic Monpoint在牆麵、門和天花板上畫滿了熱氣球,用來紀念他和妻子前來勘察、洽購城堡時遇到的景象。


當我們步入一層的主客廳,首先迎接我們的卻是三條大狗,皮膚、神態各不相同,“它們都是我在附近的流浪犬之家裏帶回來的!其中有一條曾經受過虐待,現在還有點兒怕生呢!”Molyneux向我們介紹。不過,很快我們的注意力就從這些狗身上轉移到了具有美妙大理石肌理的牆麵,更令人驚奇的是,牆麵竟是柔軟的天鵝絨材質!正對著壁爐,放著一張覆蓋著動物皮草的大沙發,兩旁還有舒適的藤編沙發椅——這一切都和城堡的外觀一樣,充滿著一種親切和溫馨。“這可不是法式沙龍‘該有的’樣子!”Molyneux告訴我們,“但我希望能有一個讓我自己感到自在的客廳。當Pilar不在巴黎時,我也會一個人來這裏住。”






“這聽起來有點兒不可思議,我每走進一個房間,腦海中就會浮現出一張寶麗來相片,上麵就是房間完成後的樣子。”






城堡一層另一側的圓柱塔樓被用作早餐廳,穹頂之下,特意裸露在外的磚牆結構令人仿佛身處洞穴。


不過,這裏仍然充滿了夫婦兩人共同生活的印跡。早在兩人一起勘察這片土地時,他們都被停在城堡門前草地上的熱氣球所吸引。原來,這裏附近經常會為一些當地節慶放飛熱氣球。購置下城堡後,Molyneux就把熱氣球的元素運用到了室內設計中。他請來合作了20多年的畫家Frederic Monpoint,在一層一側的圓柱塔樓裏,用富有童趣的氣球圖案滿滿覆蓋了牆麵、門和天花板,就這樣,將專屬於他和Pilar的回憶留了下來。


城堡四周建有四個圓柱形的塔樓,這在古代是起防禦功能的。城堡門前環繞的小河是中世紀時開辟的,也起到守衛城堡的作用。


對熱愛新古典主義的Molyneux來說,遊走在各個世紀和風格之間從來不是難事。得益於能工巧匠們,他異常豐富的設計手法在城堡中被充分施展開來。棕色豹紋、綠色大理石紋、淡咖啡色石頭紋路、酒紅色古典印花……這裏的每一間房間幾乎都有不同的主色調或紋理,也流露出不一樣的性格,但同在一個屋簷下又顯得彼此融洽。家中隨處可見Molyneux的個人收藏喜好:中國漆器、埃及雕塑、設計師家具……在連接一層主客廳和主餐廳的走廊裏,既有來自公元1、2世紀的古董雕塑,也有各式仿古雕塑複刻品,與雕花拱形天花板相互映照。在主餐廳裏,不僅有路易十六時期的餐椅,也有一整麵牆被用來懸掛現代藝術家Jean Cocteau繪製的裝飾餐盤。在二層的書房裏,深紅色皮革牆麵上凸印著藍色天空和金色的紋路,這種工藝最早可以追溯至15世紀,除了這裏,你恐怕隻能在英國的一些宮殿裏見到這樣的設計了。兩側的書架出自曾經參與打造凡爾賽宮的建築師Pierre Garnier之手。當我們望向一盞由Diego Giacometti設計的台燈時,Molyneux卻指著一旁的椅子向我們強調:“盡管它並非出自名家,我仍然很喜歡它!”


這座始建12世紀的城堡,外觀仍保留著過去的樣子,紅磚牆搭配紅色窗框,頗具童話氣息。


也就難怪,哪怕是設計專業人士,都很難在這裏一一辨識出城堡室內設計和家具的年代。正是不同時代、國家的物件營造出了這裏的風貌。“我對將一間房間定義為某種時代的風格毫無興趣。我也從來不會對客戶說,‘就像瑪麗皇後那樣居住吧’。我希望為他們創造的,是能夠連接過去的當代生活。”Molyneux這麽說道。他對自己的職業也有與眾不同的見解:“當我在各地與工匠、客戶進行合作並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後,我不再視自己為室內設計師或建築師,反而覺得自己像一名編輯。我要做的是把好的東西放在對的地方,這才是我價值的體現。”

對於一名優秀的“編輯”來說,創作了不少新古典主義空間的Molyneux也絕不拒絕“當代”。當然,他對當代風格的運用相當天馬行空——隻要換上球鞋,去城堡的閣樓看看就知道了!在那裏,腳手架般錯綜複雜的木梁遍布整個空間,猶如一把剛從空中拋下的遊戲棒。據說,這些木梁在14世紀時就被架在了這裏。如果你沒有恐高症,還可以爬上一座懸掛在空中的木扶梯,前往閣樓上方的小平台。那裏也是城堡的製高點,透過窗戶可以看到四周的所有景致。Molyneux為這極具戲劇性的場景深深著迷。盡管閣樓的曆史已經無從考證閣樓,他毫不猶豫地保留了這裏的原狀,隻是放入了書桌、吧台、沙發等家具。


屋主、美籍智利設計師JuanPablo Molyneux與他從附近的流浪犬之家帶回來的三條愛犬一起泛舟小河上。四周環繞的綠植與草地都經過精心打理,令城堡得以隱匿在樹林之後。


不過,Molyneux並沒有就此罷手。他將自己設計的功力全部用在了改造閣樓的牆麵上。書桌上一本意大利藝術家Giovanni Battista Piranesi的著作Le Carceri(監獄)正是他的素材庫。書中繪製了許多極富想象力的監獄場景:沒有止境的樓梯、沒有支撐的木梁、毫無連接的拱門……Molyneux運用大尺幅數碼印刷技術,將Piranesi的這些繪畫放大25倍後,打印在了帆布上,在閣樓牆麵鋪陳開來。這些巨大的畫麵,連同閣樓本身結構複雜的木梁,令人仿佛進入了亦真亦幻的盜夢空間。這時,管家端著幾杯香檳走了過來,Molyneux邀請大家在晚餐之前小酌片刻。就這樣,我們和Molyneux夫婦以及他們的三條狗,就著巴黎的黃昏,享受了一番這個秘密閣樓空間。如今回憶起來,這一切可不比童話更夢幻?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博亿AD》雜誌所有,未經正式書麵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博亿AD VIP

三裏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