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亿AD

搜索

最美麗的家 AD STYLE | 2017.11.3

他收藏了滿屋藝術品,卻說藝術不可收藏

在田軍看來,藝術是無法收藏的,收藏家隻擁有藝術品的所有權,是藝術的守護者。
編輯 | Wenting,Chen Jin
造型 | Patricia Ketelsen,Chen Jin
作者 | Wenting
攝影師 | Manolo Yllera

收藏家田軍與滿屋子的藝術品、經典設計品生活在一起,由眼及心地與它們對話、神交,而這些美好之物也讓他看待藝術、看待時間有了不同的視角。他說:“我得了種隻有和藝術品生活在一起才能治愈的強迫症。”


主人:田軍 設計師、當代藝術收藏家、UCCA讚助理事,現工作、生活於北京。他曾作為聯合策展人與展覽空間設計師策劃UCCA特別項目“更好的日常——視覺之外:紅星美凱龍設計大展”;出版過《叁拾肆店》個人設計專輯;多次在中央電視台CCTV2經濟頻道《交換空間》及《空間榜樣》欄目擔任專家點評;多次在台北舉行的兩岸四地設計交流大賞擔任專家評委和主講嘉賓。


一個好的收藏家應該是什麽樣子?在這套滿目皆是令人驚歎的藝術品與經典設計的房子裏,田軍抿一口茶之後,誠懇地說:“其實就是藝術的保管者和監護人,我們收藏的僅僅是物化的藝術品,而藝術是無法收藏的!”盡管田軍在藝術收藏領域已享有盛譽,但藝術於他仍是可敬的高山,收藏行為則是以卑微之心不斷向高山前行的道路,這個過程是自我的充實和學習,也是人生的一種修行。正如他所說:“如果你不擺正心態,就會暗示自己真的擁有了藝術而不是藝術品的所有權,你就會潛意識裏不再去尊重它。”

客廳像是一個小型的藝術與設計博物館。樓梯前是曹暉的雕塑作品《純羊毛標誌》,左側的牆麵上是藝術家仇曉飛的油畫《看電視》,右側牆麵上是李鬆鬆的油畫《北京主義》。


客廳裏的羊毛單人沙發是Fritz Hansen創作於1935年的經典作品,右邊是BorgeMogensen創作於1959年的西班牙椅,左側是Campana兄弟設計的Favela椅。



與很多特立獨行的收藏家不同,田軍有著溫文爾雅的學者氣質,如果不是他主動提起,你絕對猜想不到眼前的他除了擁有收藏家、設計師的身份之外,竟還是一家火辣辣的串串香店“小珺柑”的創始人。他亦將自己收藏的一些當代藝術品擺放在串串香店鋪裏,讓當代藝術走進了活色生香的煙火日常。他如此解釋:“過去對藝術的理解就像看一場精彩的演出,而現在的理解是演出結束了,我們要回到日常生活中來!”


為了烘托滿屋子的藝術品和經典設計,田軍在設計這個房子時,沒有用太花哨的色調和材料。他用大地色係和天然的材質來襯托藝術品和家具自身的氣質。


客廳的牆麵上懸掛著王音的作品《無題》,左側的單人椅是Jean Prouve的一對Tout Bois椅子。



而這套擺滿了藝術品的房子,或許最能呈現當代藝術與日常生活在他心目中的關聯。田軍的本職工作是設計師,在設計這套房子時,他並沒有留下太多設計的痕跡,一切以烘托收藏品為先。不管是硬質牆麵、地麵,或是軟性的布藝,他都選擇了大地色係,為更好地呈現藝術品打下沉穩的基調。跟著他的腳步,仔細打量每一件藝術品,仿佛開啟了藝術的時光之門:客廳的牆麵上懸掛著李鬆鬆、張恩利、仇曉飛創作於不同年代的油畫,家裏的不同區域也擺放著來自張培力、段建宇等藝術家的雕塑作品。


家裏的藝術品展示區域,台子上陳列著張培力的影像裝置作品《焦距》。“張培力的影像裝置《焦距》所釋放出來的信息,看似‘無聊’或讓人‘心煩’但這不正是消費社會和大眾文化的普遍症狀嗎?這種藝術經驗比優雅和愉悅更重要。”


回憶起收藏藝術的機緣巧合,田軍說其實是自然而生。“2006年我剛來北京,當時是中國當代藝術最活躍的爆發期,各種藝博會、拍賣會、美術館開幕,這些對於我來說,就像走失多年的孩子重新找到親人一樣,沒有人推我,我自己就進來了。”隨後的經曆與很多藏家一樣,全世界飛來飛去,唯恐錯過任何一個藝術事件。今年他已經看了香港巴塞爾藝博會、卡塞爾文獻展、明斯特雕塑展等大展,而接下來十分期待馬上開幕的上海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


“你要克服舍不得的心念,去使用它們!如果這些家具失去了使用功能,那整個空間就會變得做作和虛假了。”


餐廳區域也充滿了藝術氣息。桌上擺放著段建宇的雕塑《藝術雞》,右側的牆上懸掛著秦琦2011年的油畫《大肉半》。“和我欣賞的藝術家做朋友是收藏帶來的最大福利,如果不和他們交流的話,我認為收藏的樂趣會減少一半。”


餐廚區域裏漸變的咖啡色調與主人田軍溫文爾雅的氣質十分吻合,而除了收藏藝術和設計之外,他也是一個熱愛生活的人。由他創辦的小珺柑串串香店,像是一個魔幻超現實主義的空間,他將自己收藏的很多當代藝術品也放置在店鋪裏,在日常生活中融入了他對當代藝術的理解和感悟。


在他的收藏中,最令人稱奇也獨具趣味之處,是除了傳統的藝術品門類之外,還有大量西方當代設計經典作品,這在國內收藏領域實屬罕見,他的家像是一個小型的設計博物館。那些普通人隻在畫冊或雜誌上見過的經典,譬如Fritz Hansen創作於1935年的羊毛單人沙發,Borge Mogensen創作於1959年的西班牙椅,巴西兄弟Campana設計的Favela椅靜靜地“住在”他的客廳裏。他講起這些“寶貝”們背後的故事,感慨不已,因為每一件都銘刻著一段回憶。“2014年我去巴西參觀了Campana兄弟的工作室,看到滿屋子都是貧民窟的棄物,這些原本是精英階層最厭惡的物件,卻經過他們的手改造成了精英階層的最愛,這個過程是不是很奇妙。在他們的工作室裏,我看到了這張碎木塊粘貼堆砌的椅子Favela。”他說回國後始終無法忘卻這些廢棄的鬆木碎片所釋放出的強烈生存味道,經過半年的溝通和等待,終於讓這兩把Favela漂洋過海來到北京。


客廳裏的小型喝茶區域,牆上的油畫是李鬆鬆的《北京主義》。


其實收藏設計與收藏藝術一樣,在他心裏都是命中注定的天然萌發。“每當我看到我喜歡的設計師設計的家具,就會產生貪念,感覺好像我擁有了他們的作品,我就可以和他們在精神上對話。我骨子裏希望和這些大師走得更近些,關係更親近些,所有戀物的人都會有過這種心理體會。”他如是說。


一層會客廳的茶幾是George Nakashima的作品,正對麵的牆上是劉曉輝的混合媒介作品《紅頭巾係列》。


二層的書桌旁是黎薇的雕塑作品《失眠》。


田軍的家看上去有一點輕複古,但也很難被定義成某種風格。他收藏的家具時間跨度非常大,既有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到五十年代的,也有八、九十年代的。這種差異正是他所期待的:“我不希望被某個時代風格覆蓋,我喜歡將不同時間跨度的東西放在一起,不需要邏輯,目的就是為了和眼前的時代拉開一點距離。我現在的生活哲學就是,別和今天走得太近,但也不能停留在過去的某個階段,我想在過去和未來之間尋找一條新的通道。”


藝術品也好,設計品也罷,本身都是搶眼奪目的物件,如何讓它們在一屋之下和諧共處,不是件容易的事兒。而田軍常年與它們生活,將眼、身、心浸淫其中,卻也形成一番獨特的感悟。“在我看來,它們相處得並不和諧,母雞雕塑、佛像殘件、Jean Prouve的椅子,其實無法交流,我希望它們之間形成一種我不熟悉的對話。我很享受這種不夠順暢,甚至有些擰巴的感覺,這是對‘和諧’或者說是對中產階級審美趣味的一種挑釁。如果我們相信這個世界是和諧的,其實就是我們物化了格調,同時貶低了每一個物件作為物本身的尊嚴。”


從臥室往外看,是田軍工作的書房,牆上是李鬆鬆的作品《東方紅》,桌子前方是Gaetano Pesce設計的單椅,後方是Peter Traag設計的Sponge沙發椅。


在田軍眼中,家裏的設計品和藝術品並不是處在一種和諧狀態之下,這也是他所期望的。


臥室的咖啡色床品與整個空間的氣質呼應,而牆上掛的張慧的油畫作品《光照(1)》又成為點睛之筆。



作為收藏家的他,這些年來可謂與收藏和藝術一起成長著,不同的時期,看待藝術品的角度也會發生變化。他告訴我,他最大的改

變,是對新與舊的理解,有了不同的看法。“我過去對‘新’的理解就是未來,就是沒有發生過的事情,現在對‘新’的理解是從過去發現經驗和思維以外的未知世界,然後想辦法喚醒這個未知世界,讓之重新複活。也就是說原來的審美經驗變成了現在的藝術經驗。”如今他也帶著這種全新的視角,一站又一站地繼續著他與藝術、設計的神交之旅。


藏品推薦


·家具·

Borge Mogensen Spanish Chair 1959 83*62*68 cm


Fritz Hansen ARMCHAIR 76*84*80 cm

Fernando & Humberto Campana Favelv Armchair 74*67*62 cm


·雕塑和裝置·


丙烯繪於沙發 王光樂 SF-2015 85*85*85 cm

藝術雞 段建宇 2013 一組十隻

等待戈多 杜春風 2015 180*80*55 cm



·油畫·


《北京主義》 李鬆鬆  2008 180*138 cm



《大肉半》  秦琦  2011 200*160 cm


《無題-海平麵上》 劉曉輝 2013-2014 145*165 cm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博亿AD》雜誌所有,未經正式書麵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博亿AD VIP

三裏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網站地圖: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