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亿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18.4.17

景德鎮有個陶溪川,千年瓷都新地標

傳統與現代在景德鎮非常奇特地交織在一起,互相衝突、滲透、融合,這就是陶溪川。讓傳統文化的精髓用一種當代表現形式被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接受、傳承並發揚,是新一代景德鎮人的責任與期望。
編輯 | Judy
造型 | Judy Zhu
作者 | Annie
攝影師 | Johan Sellen

 傳統與現代在景德鎮非常奇特地交織在一起,

 互相衝突、滲透、融合,這就是陶溪川。

 讓傳統文化的精髓用一種當代表現形式 

 被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接受、傳承並發揚,

 是新一代景德鎮人的責任與期望。



每一個城市的品性都有著雙重性。對於千年瓷都景德鎮,數以千計的工匠和大小作坊、陶瓷工廠無序地遍布於這個城市的大街小巷,來到這片可以用“破敗”來形容的土地,你很難想象這裏曾經誕生出無數精美至極的瓷器,貢獻給全世界的王宮貴族。然而,關於陶瓷的市井文化在這座城市沒有規則地自由蔓生,它們包容外來者,卻又堅守自己的傳統,不願改變,個中的衝擊與變化、傳統與現代的碰撞交織在一起,相互滲透,又相互融合,就好像我們即將到來的陶溪川。


陶溪川園區

陶溪川入口處強有力的粗鐵門廊象征了園區內包豪斯鋸齒狀屋頂的建築形態和高高的煙囪,沒有任何文字標牌,純視覺的當代語言已經預示它未來的發展方向。


在一片乏善可陳的城鄉接合帶的盡頭,陶溪川園區猝不及防地映入眼簾。與整個城市的陳舊與落寞似乎完全不同,園區的空間規劃很是人性化,建築樣式與區域功能一目了然。入口處的全開放設計低調簡潔,在夕陽下,整個街區的色彩清麗柔媚,生機盎然。商鋪、餐飲配套、美術館、博物館、小型廣場、設計中心、交流中心、國際藝術家工作坊、書店、工作室一應俱全,真有種“良田美池桑竹之屬”的感覺。


修建於二十世紀50年代蘇聯風格的鋸齒狀包豪斯廠房是園區建築的一大特色。


 瓷廠新貌 


作為江西省陶瓷工業公司老一代裏最年輕的瓷二代,劉子力19歲就開始在係統裏摸爬滾打,自2011年接手宇宙瓷廠改造起,他將自己對陶瓷的深情、對瓷廠的留念以及對城市的熱愛都表達在對於現場一草一木的珍惜上。


陶溪川文創街區原係1958年建成的宇宙瓷廠。這是一家在景德鎮陶瓷發展史以及全國陶瓷工業化上都具有裏程碑意義的大型國營工廠,有著“中國景德鎮皇家瓷廠”美譽。作為陶瓷產業係統中摸爬滾打了30年的瓷二代,景德鎮陶瓷文化旅遊發展總公司董事長劉子力介紹說,2011年他接手這個陶瓷廠之時,並不清楚未來的方向,隻知道工業遺產需要保護,不拆一棟房子、不賣一塊鐵、不撕一 張紙、不砍一棵樹,為留住6.9萬名產業工人的集體記憶,需要重新定義它們的功能。他請來清華同衡城市規劃院總體規劃原有的22棟老廠房,將原有立麵中獨特的富趣味性的外形、坡屋頂形式、紅磚外牆以及磚花等元素進行了有機改建,保留了高聳的煙囪、水塔以及牆上依稀可辨的老標語口號,青苔、蔓藤都一並得到善待。於是原來的煤廠變成了水景廣場,原來的包裝車間和倉庫分別變成了咖啡廳和酒吧,高規格的美術館、酒店應運而生,整個園區的格局因為其曆史痕跡和舊有片斷的保存,有了某種需歲月包漿後才擁有的內斂和從容。


博物館內的煤燒圓窯包、煤燒隧道窯、油燒隧道窯和焦化煤氣窯四代窯爐標本見證了柴窯—煤燒—重油—煤氣的重大曆史變革,具有鮮明的時代特色和曆史價值。


當年宇宙瓷廠老廠區內的舊石碑,靜靜地在講述它曾經的輝煌。宇宙瓷廠成立於1958年,是景德鎮第一家機械化生產的新型陶瓷企業,在計劃經濟年代出口創匯名列第一,被外商譽為“中國皇家瓷廠”。


上世紀80、90年代家家戶戶廚房裏使用的景德鎮餐具瓷器,幾乎都印有不同的底款圖案紋樣,這一款是專用於出口餐瓷的圖案。


由陶溪川博物館中500名工人的口述史記錄以及6.9萬名瓷工“身份檔案”組成的影像牆,文獻與實物交相呼應,除讓曆史厚重而生動外,又具有極特殊的社會學、人類學價值。


在陶瓷博物館中, 1000隻瓷廠於不同年代開發出的陶瓷手模搭建起一隻大手。陶瓷博物館中飽含溫度的“千手雕塑”無異於一個有尊嚴的治愈機製,對逝去的生活與時代做出質樸嚴謹的描述及回應。


陶瓷博物館內還原了當年瓷器生產檢驗的過程,將壘滿整麵牆的盤盤碗碗蓋上不同等級印章。


說到城中剩餘二三十座陶瓷工廠的發掘改造,劉子力坦言現在我們看到的隻是他想象中的十分之一,歌劇院、音樂廳、兒童劇院,以及藝術大學、配套生活住宅等都在規劃之中,同時一期項目中針對青年人創業的大型市集將繼續深化,讓更多“景漂”的年輕人能安心留在景德鎮,讓所有和陶瓷藝術、技術相關的百姓真正為他們認同的文化與傳統感到驕傲。


昔日的氣燒隧道窯爐車間搖身一變,成了時尚當代的陶溪川美術館。


陶溪川美術館由窯爐車間改造而成,空間中並未移除原始的結構,反而給觀者在高處欣賞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第四代氣燒隧道窯的機會。


由中央美術學院院長範迪安主持策劃的綜合視覺藝術大展“文明的回響——致匠心”在陶溪川美術館主館中悄然進行著。


 “景漂”的精神家園 


因為陶瓷的魅力,景德鎮300年前就成為國際都市,如今4萬名左右來自世界各地的“景漂”群體形成了這個城市最具創造力和生命力的人才資源。著名的日裔英籍陶藝大師安田猛也將自己的紅房子工作室移至陶溪川。2002年,有著40餘年陶藝經驗的他從英國慕名來到景德鎮,瓷土的特殊魅力令他再也無法真正離去,妻子也在他的影響下來此定期創作。安田猛對景德鎮的眷念令其對於這座城市的再生之路充滿了情感與寄予,“十多年來,最大的轉變正是來自陶瓷消費的主流市場從傳統(工藝大師為主導)徹底走向當代(以年輕陶藝師為主力),這一現象正是當下中國社會發展的鏡射。盡管姍姍來遲,卻是自然的必然”。


陶藝大師安田猛於2015年受鄭禕女士之邀建立樂天陶社,並主持設立了駐場藝術家項目,2011年他與妻子Felicity Aylieff(英國皇家藝術學院陶瓷係主任)及熊白煦(原景德鎮樂天陶社工作人員)共同創建了紅房子陶瓷工作室。


紅房子工作室緊鄰著的還有國際藝術家工作室,目前已有20多個國家的知名藝術家駐場創作及交流,他們舉辦工作營,和當地的年輕陶藝工作者相互交流,舉辦各種講座,駐地時間結束後還會呈現一個作品展覽。目前已創作出150餘件作品並保留在陶溪川,所有這些都增加了這裏的藝術文化凝聚力。


美國藝術家Darcy Badiali(達西·巴迪亞利)正在工作室裏製作作品《穿條紋睡衣的男孩》。


丹麥藝術家Lars Clamer(拉爾斯·克萊默)留在工作室裏的作品《這座山》。


意大利藝術家Luce Raggi駐留在藝術家工作室期間所作的一係列作品,其中部分被法國的畫廊收藏。


 年輕人的當代生活 

 

入夜的陶溪川,空氣清甜,充斥著節日的氣氛。我們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來到位於陶溪川中心的水景廣場上,方形水池中的舞台上搭著的白色紗幔一直垂到水中,來自北京的著名聲音藝術廠牌“玄音”帶來了名為“浮梁一夢,玄音與牡丹亭”氛圍音樂現場演出。聲音藝術家陳睦璉、陸正、鍵夫特別結合昆曲的傳統聲音形式進行創作,獨立電影人丁昕則以煤廠的煙囪和廠房為背景,將抽象和具象的圖像投影到舞台和水中,這是一場不可思議的視聽體驗,昆曲清唱與實驗電音的對話以及杜麗娘若隱若現的身姿,虛虛實實,瓷廠的過往與當代在這個深夜魔幻般合體。


著名聲音藝術家廠牌“玄音”的現場演出。聲音藝術家陳睦璉正在幕布後操作作品。


美術館中“播逸——陶溪川藝術現場”展覽中的一個作品《一切都會變好》,來自中國美院的年輕藝術家郭耀先將這句話轉譯成摩斯密碼,以低頻的方式,不間斷地朝向大地轟鳴著。


舉辦這次活動的讚普文化的發起人是年輕的景德鎮姑娘申鴿,她在國內外藝術領域浸淫多年,她說:“越是身處國內外的美術場館流連之際,就越發感受到自己作為景德鎮人從內心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喜愛。於是鎖定非遺文化的內容,如何讓非遺文化用一種當代的表現形式被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接受、傳承並發揚,甚至創新,用年輕人可接受的方式,從‘聲’‘聞’‘味’‘觸’‘形’五個方麵做五次藝術文化活動,於是就有了這場關於聲音的當代作品。”


讚普文化的發起人申鴿,生於景德鎮,長於北京,高中畢業之後於英國倫敦求學,畢業後來到嶽敏君工作室工作。這幾年她一直致力於用當代的語言和情境向年輕人傳遞和推廣中國那些快被遺忘的非遺文化精髓。


置身於這個景德鎮的文化地標和藝術高地,我們處處都能感受到傳承與開拓、包容與開放的生長力量,這一次它吸引我們的終於不再僅僅是瓷器!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博亿AD》雜誌所有,未經正式書麵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博亿AD VIP

三裏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