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亿AD

搜索

話題 AD STORIES | 2018.3.30

在琅勃拉邦,隨我們一起推開安縵創始人私家別墅的大門

琅勃拉邦很小也很慢,跟東南亞其他曾被法國殖民的\"印度支那\"地區相比甚至更顯落魄。但正是這份低眉順眼的安謐中帶著一絲神秘氣息的世外田園意味令人有種自我放逐的輕鬆。作為老撾這座佛國的古老首都,這裏的一切都是和緩的、溫柔的、虔誠的,就像戰爭從未傷害他們,就像貧窮從未困惑他們,就像一切苦難都不曾侵擾他們,這裏的人們似乎都還活在那個遙遠的,一切都尚未發生的\"舊世界\"……
編輯 | 陳思蒙
作者 | 陳思蒙
攝影師 | xchaos


 琅勃拉邦很小也很慢,跟東南亞其他曾被法國殖民的"印度支那"地區相比甚至更顯落魄。 

 但正是這份低眉順眼的安謐中帶著一絲神秘氣息的世外田園意味令人有種自我放逐的輕鬆。 

 作為老撾這座佛國的古老首都,這裏的一切都是和緩的、溫柔的、虔誠的, 

 就像戰爭從未傷害他們,就像貧窮從未困惑他們,就像一切苦難都不曾侵擾他們, 

 這裏的人們似乎都還活在那個遙遠的,一切都尚未發生的"舊世界"…… 

 


清亮的金色陽光自清晨7點就喚醒了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這座充滿傳奇色彩的老撾的古老都城。盡管春節的北京還是天寒地凍,但此刻在這裏,我穿著色彩愉悅的夏衣,正對著眼前香通寺(Wat Xieng Thong)裏配色獨特而美麗的壁畫出神,忽聽見身旁的本地導遊用不那麽流暢的英語在為兩位歐美遊客講述他們的古老寺廟是如何被中國人破壞的。我驚奇地轉頭,因為在我們模糊的印象裏,中國與老撾實在說不上什麽交集,我們掌握的史實中也不記得有跟老撾的瓜葛,這一追想才發現我們對這個被中國、泰國、緬甸、越南和柬埔寨包圍著的、東南亞唯一的內陸國家實在是太陌生了。


香通寺(Wat Xieng Thong)的壁畫


琅勃拉邦繽紛的早市


對於這個長期在鄰居泰國、緬甸與柬埔寨的陰影與夾縫中周旋而艱難求生(遑論古代的中國)的地方來說,老撾第一次作為國名出現在史書中已是明朝的事了。當時它被明朝稱為“八百大甸宣慰司”,但其記錄卻非常模糊和簡略。17世紀,漢文中出現了“南掌”(Lan-Xang,現在多譯作“瀾滄”),即是老撾最早在漢語中的譯名。實際上直到20世紀晚期,我們對這個國家的認識還是相當陌生。19世紀末,老撾作為一個國家實體出現在全球視線中,但國力的弱小使它必須借助法國的殖民擴張才能避免被泰國和越南吞並的命運。但即使對生性浪漫的法國人來說,在他們的“印度支那”裏,唯有老撾的職位會被那些愛慕虛榮的官員太太們認為是最沒有前途的。路易斯·查爾斯·羅耶在他的小說《老撾女人——凱姆》中這樣描繪這裏的殖民地場景:“他們已被當地的懶散所腐蝕,就這樣過著他們的日子;他們所要求的隻有清澈的天空、美味的水果、新鮮的飲料和容易得到的女人……”盡管這看來似乎正是我們今天所向往的生活,但是當你真正站在這片仍然被貧窮捆綁的土地上時,就會產生一種我此刻正經曆的糾結——一方麵為這片完全沉浸在“舊世界”裏不為現代社會各種急功近利所動的古老土地而動容,一方麵又驚訝於其遠遠落後於時代的基礎建設(老撾全國隻有一條從首都萬象通到舊首都琅勃拉邦的公路);一方麵我總會浪漫化地將它與那種未曾被觸動過的“處女地”式的田園牧歌相連接,另一方麵又總是處處逃不過其作為亞洲最不發達國家之一的殘酷現實。


街景


但琅勃拉邦的浪漫氣息或許會在一瞬間暫時消弭這些嚴肅的思考。這裏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衛組織保護名錄的33座古老寺廟靜靜矗立在不經意的街頭巷尾,各不相同的繽紛色彩與頂簷造型相當趣致玲瓏;法國殖民地時期的2層建築保存良好,白色作為主基調輔以其他鮮亮色彩的點綴(譬如潔淨的蒂凡尼藍,或者活潑的鮮橙色),作為一間間品質精良的咖啡館、餐廳、精品店和小酒店開門迎客,穿著製服的當地人站在其中工作,臉上洋溢著體麵而滿足的微笑,盡管他們都不是主人。不得不說這裏的物美價廉也是讓人能盡情“自我放逐”的原因之一,隻需花上400人民幣,就可以在當地最好的法國餐廳 L’Elephant Restaurant裏享受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了,菜品相當不錯且紅酒的價格與上海比起來基本就屬於半買半送。如果不想過於正式,夜市上的燒烤和素食自助更是便宜到沒朋友,我把這種食欲忍住,化為一杯接一杯停不下來的新鮮水果shake,人民幣7塊錢一大杯在路邊攤隨處可及,就算是高尚餐廳Coconut Garden裏出品的我最愛的帶著碎椰肉的椰子shake也不過讓你再多出5rmb而已。如果不想到人滿為患的普西山上看落日,那就跟我一樣包條長船到湄公河上追太陽好了,船家載著我們2人一路尋找最佳觀測位置,沿途還見許多小孩在河裏嬉鬧,見人來時就靦腆又靦腆地朝你揮揮手,甚或見到岸邊靜靜坐著三五僧侶,穿著與落日同輝的袍衫也在等待著他們見慣了的餘暉美景。如此這般地遊來蕩去1小時,盛惠人民幣120元。


追逐落日餘暉


精致的建築及餐廳


徒步穿過大皇宮門前街上接踵摩肩的熱鬧夜市,再過兩個路口就來到了鬧中取靜的民區,這裏最大且優雅的一片土地就是創立了全世界最令人向往的酒店品牌——安縵(Aman)的印尼華僑Adrian Zecha先生的私人別墅。隻見開闊的草坪花園中央矗立著一幢簡素而典雅的建築,作為曾經的末代王子 Boun Khong 的家庭府邸,它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金碧輝煌、雕梁畫棟,反而相當內斂和沉靜,這倒令其在曆史意味之外而巧合地更能與現代審美相融通。白色作為建築的主體搭配深木色的頂、門、窗與圍欄線條,是典型的法國殖民地建築風格。但走到近處仔細欣賞,那精致的手工木雕,包括屋脊裝飾和梁柱上的回紋裝飾則是鮮明的琅勃拉邦特色,雙開門和圓花窗則映照出了傳統的老撾建築風格。室內裝飾采用了盡量簡潔的手法,沒有任何過度“開發”的企圖心,一切都是很得體、很有分寸的,反而較易與當代的審美彼此對應(很難想象自己住在一幢敷滿黃金,屋簷還是7條彩蛇裝飾的宮殿裏的情形,夜裏應該很難睡著吧)。


Adrian Zecha的私人別墅及花園


這幢別墅最初建於1923年,後來在1946年和1954年分別進行了兩次修繕,到了2010年,又遵照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規定再次進行了修複性保護。出生於印尼的AdrianZecha一直對於亞洲這種具有古老曆史意味,同時又保留著與自然相互依存關係的生態情有獨鍾,特別是東南亞在這二者之上還具有一絲濕熱地帶特有的雨林般的神秘感和天生的度假氣氛。在一次偶然機會來到琅勃拉邦時,Adrian Zecha幾乎是在第一眼就被這裏所俘獲了,“它讓我想起印尼在尚未被開發時的安寧和原生態”。於是在一番無目的的漫步中他發現了這處幽靜的別墅,那種適可而止的美麗與溫順讓這位高奢度假酒店之父最終決定買下它,並作為自己的隱居宅邸。從正門的台階拾級而上,通過一處小小的被精美木雕環繞的戶外門廳,就進入了位於二層的寬敞起居室,在這裏你能見到許多當年Boun Khong王子的老照片,包括他在這裏舉行婚禮時的場景,如果仔細比對,階梯、門廊、花園、木雕,曆史浮沉洶湧,但這些靜美的細節竟然絲毫未變。4間臥室都帶有自己的獨立洗浴空間,分別分布在一、二兩層,其中寬大的四柱床不禁讓人回憶起那泛黃的往昔時光,欲說還休中又有著獨屬彼時的浪漫。新主人親力親為為每個空間挑選了家具、藝術品與古董裝飾,不難看出他希望古今、東西平等對話的努力。一層的餐廳和客廳直接連通戶外花園,在芒果樹、羅望子樹、椰子樹的掩映下,還有一座18米長的私人遊泳池。別墅的管家Suk(中文名翻譯叫舒克,忍不住說了一句:“你好,我是貝塔!”)來自老撾南部,娶了琅勃拉邦的太太,又因為英文流暢而驕傲地獲得了這份工作。他抱歉地說因為是日大風,所以紫礦樹那火焰般明媚的橘色花朵落了一池麵,撈也撈不盡。我看著滿花園橘色的落花倒覺得不掃它才美呢。Suk的聲音柔緩,笑容也靦腆,不僅是管家,也兼任廚師,他煮的老撾米粉放的菜葉會特別多。


客廳


臥室


浴室


別墅的管理人Lala說Adrian Zecha雖在世界各地都有私人宅邸,其中不乏當地王公貴族的舊居,但每一年的3月,他都會回到琅勃拉邦的這座別墅裏來過生日。這讓我頗感興趣,一個看盡了世間繁華和奢侈,同時也在不斷創造奢享極限的酒店大亨,是什麽在吸引著他每一年都回來於此,回來慶祝生日呢?次日淩晨4:30,Suk來叫我們一起到別墅外的小街上布施,因為不是主幹道,所以參與者多為本地信徒,僧侶每日路線不同,來時可能早、可能晚,大家就一直跪在草席上等待,急不來。大約一個半小時之後,一隊僧侶行來,我們趕緊學Suk把裝著糯米飯的竹盒子舉到額前,還沒來得及許願就突然聽到停在我們麵前的僧侶們低聲吟唱起來,天尚未大亮,他們橘色的僧袍還帶著晨起的露氣,那一刻說來奇怪,的確有點唯願世界和平的心……


庭院


紫礦樹那火焰般明媚的橘色花朵


“或許是初心吧?”我突然這麽對Lala說,回到這裏,過生日,或許就是回到心中那個最初的地方,過自己最初的那一天吧。奢侈有時候是拋金灑銀、酒池肉林唯恐不夠的華麗,但有時候也可以是這樣千年不變的克製的溫柔。在這裏的7天,也是走到了這最後方讓我們找到了一種心下的安慰,這是在繽紛的色彩、可口的飯食、宜人的風景、美好的酒店和高性價比的享受之上的動人——如果你有所信,就有堅守,不問去向,隻看來路。在這個世代裏,願意等待、願意克製,從某種意義上說,是美德也是解脫。然後你會開始想念它,想要再次回到這個地方。



 斯嘉麗說 

在琅勃拉邦玩什麽


 香通寺(Wat Xieng Thong)



琅勃拉邦城很小,但古老的寺廟卻處處可見,它們安靜地守在每個你不經意的街頭巷角,其中最著名的便是由Setthathirat國王於1560年建造,直到1975年都得到老撾王室保護的香通寺。這也是我在琅勃拉邦城內最喜歡的景點。香通寺的配色跳脫出我們的慣常思維,也跟其他東南亞寺廟的不太一樣,其中的彩色玻璃拚貼壁畫“生命之樹”在夕陽下會呈現出絢麗又似幻的神奇光芒,值得細細觀賞。


 大皇宮(Royal Palace Museum)



嗯,如果你心中對皇宮的認知是紫禁城或者凡爾賽這樣的話,那恐怕是要失望了。雖然名叫大皇宮和王宮博物館,但其實規模比較小,內部展覽尤其是那個國王的皇家車船展覽館會讓你由衷地“讚歎”其國王的節儉美德。特別注意,這裏11:00am~1:00pm休息,真的是多一分鍾都不會賣票給你,即使你已經排了半個小時。1904年,這座王宮最初建在湄公河畔,作為國王及其家人的住宅。由於1975年的革命,老撾王室被流放到了老撾北部,而這座王宮則被改建成了博物館。王宮右前角的房間裏陳列著博物館最有價值的藝術品——一座站立的金佛“Pha Bang”,這城市就是因它而命名的。



在琅勃拉邦吃什麽:


 L’Elephant Restaurant 



作為當地最好並且沒有之一的法餐廳,更讓你心儀的是這裏超高的性價比。我點的兔肉算是中規中矩的好,但同伴點的當日湄公河鱸魚據說很是鮮嫩。隔壁桌嚐試澳洲牛排的兩位歐洲同胞也表示非常滿意。紅酒性價比很高,不醉不歸。一定記得提前預約,幾乎所有的遊客都每天在打著這裏的主意,特別是晚餐。


 Coconut Garden 



在熱鬧的主街上鬧中取靜,也是時常爆滿需要排隊的一家,但是戶外花園裏的小酒吧讓我很快就混過了等待的時間。嚐試了這裏的老撾菜套餐,性價比很高,糯米飯好吃到爆炸(當然,這裏幾乎所有家的米飯都好吃到爆炸),隻是如果不習慣東南亞食物那種香料味的話,就盡量嚐試單點的西餐吧。這裏新鮮的椰子shake我要一生推,粒粒椰肉和新鮮到不像話的椰汁牛奶混合在一起,莫名讓我好想跑跳步前行!


 燒烤夜市 



真的可以用蔚為壯觀來形容的燒烤一條巷,全是大魚大肉(真的是很大一條整魚,很大一條肉串)、貨真價實的燒烤,就在快到夜市的一條旁弄小巷子裏。煙熏霧繞,很有氣氛。味道嘛,嗯嗯,主要還是氣氛好吧!這裏還有素食自助,非常便宜,但隻能拿一次,裝的多寡就各憑本事了。我們沒有嚐試,據說味道普通,但在歐美人中間頗受歡迎。


 三條蛇冰淇淋(3 Nagas Restaurant)



其實這是美憬閣索菲特酒店的餐廳,也對外營業,酒店與附屬的2家餐廳都坐落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保護建築內,而這裏曾經的主人就是為老撾王室提供冰淇淋的,所以來這裏品嚐一下品質絕佳的冰淇淋是必不可少。當然,這裏的老撾本地美食套餐也很值得一試,在芒果樹下細嚼慢咽,看行人在對麵的古董雪鐵龍車旁合影,真乃一大樂事。



在琅勃拉邦買什麽


 Anakha:THE BLUE HOUSE 



一家印度支那裝飾風格的精品店,店主是在琅勃拉邦定居的一位法國女士。在主街上這家店從門前看就已然與其它販賣粗糙批量貨的店麵不一樣,頗顯精致與品位。店裏主售一些當地絲綢和亞麻等材質製成的服裝、家居用品和裝飾品,是法國設計、審美和當地材料、手工藝的一次結合,頗有歐洲品位,很優雅。這也算是當地最好的一家精品店了。


 Le Pavilion de Jade 


這是一家絲綢店,主營當地絲綢質地的圍巾和披肩,最大的特色是它的季節性——根據每一季不同的植物用作燃料,純手工製作出完全用植物染色的絲質圍巾。因為是手工和植物染,所以即便是同一種顏色,拿到自然光下看都會呈現不同的微妙差異,非常美麗!我自己忍不住買了6條不同的灰色與咖色圍巾,感覺是被不同季節的植物肌膚相親了一般心滿意足。


 夜市 



琅勃拉邦的夜市聲名在外,親測起來,的確比柬埔寨暹粒的夜市有誠意一些。雖然也僅限於一些初級手工藝品,但那種據說是用大象糞便提取製作而來的植物紙漿製品還是頗為可愛的,小筆記本和紙燈都很便宜,買來隨心情。手織的零錢包和挎包也不錯,在當地背背還是很應景的。



在琅勃拉邦體驗什麽


 租一條長船在湄公河上追日落 



相比普西山上人擠人的誇張,雖然包一條長船要人民幣100元出頭,但那份自在詩意實在比接踵摩肩的落日餘暉要浪漫多了。一不小心就體驗了一把杜拉斯筆下的印度支那風情。


 光西瀑布跳水 


親身示範:“真跳了其實也就還好,並沒多恐怖。”


雖然光西瀑布在旱季看起來實在有點小家子氣了,但作為琅勃拉邦附近最有名的景點,既然路途遙遙地來了,那就非跳進冰綠色水裏“濕身”一把才對得起自己。不到3米高的距離看起來小兒科,真站上去了還是需要點勇氣的。不過熱情的吃瓜群眾會幫你數秒,不跳都不好意思,真跳了其實也就還好,並沒多恐怖。


 清晨布施 



這恐怕是當地最著名的體驗活動了。但如果可能,請避開主街(雖然走過這裏的僧人最多),在當地人多會虔誠布施的旁邊的小道上等待,僧侶們隨機性的吟唱非常動人。而且真正地道的布施時要準備一瓶水,布施前先許願,布施完畢後要立刻將瓶中的水倒在就近的植物裏。



交通信息


從上海、北京都沒有直飛的航班,需要從昆明中轉,至琅勃拉邦機場。



簽證信息


如果從琅勃拉邦入境老撾,可以落地簽。但是親測機場工作人員的辦事效率很低,落地簽需要排很久的隊。所以我們提前在某寶上辦理了簽證,非常簡便快速,而且算下來價格比落地簽的25美元更便宜。



住宿信息


當地有不少高品質的酒店,大集團與精品設計酒店皆有。但如果想體驗一把安縵創始人這私宅的魅力,可以嚐試聯係預定,據說主人不在這裏住的日子也會看緣分對外出租,之前就有一對新人包下別墅,在這裏舉辦婚禮兼度蜜月了呢。



Tips

如果想要在去之前先了解這個國家:

 理性認識——請讀格蘭特·埃文斯著的《老撾史》 



薄薄一本,但埃文斯教授用生動的筆觸描繪了老撾從古至今的曆史發展,包括該地區各個國家跌宕起伏、潮起潮落的興衰史和20世紀老撾從法國殖民統治中爭取獨立的過程、越戰的影響,以及目前老撾的經濟建設。

 

 感性認識——請看“愛在老撾”三步曲 


《早安,琅勃拉邦》


《巴色無答案》


《你好,老撾婚禮》


“愛在老撾”三部曲分別是《早安,琅勃拉邦》、《巴色無答案》、《你好,老撾婚禮》三部電影,均由導演 Sakchai Deenan 執導,並且由同一名女主角Kamlee Pilawong 領銜主演。雖然劇情看起來簡直是簡單幼稚絕對瑪麗蘇,但是配上同樣簡單的老撾作大背景,竟然也覺得笨拙可愛。電影中表現了不少老撾的自然美景,也在老撾政府的幹預下表達了相當“單純”(保守)的婚戀觀和價值觀。不得不說,第一部的男主角乍看覺得邋遢,後麵竟越看越覺得帥了,啊~~

轉載聲明:本文內容及圖片版權為《博亿AD》雜誌所有,未經正式書麵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或使用。
關注官方
微信賬號

關注
博亿AD VIP

三裏屯百變時髦人聚集地,帶你玩轉節日季!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